万博体育app登入不了苹果_亚洲超级大盘 万博app_万博app哪里可以下载?信息网::530771资讯信息网

首页?>?最新信息 / 正文

刘韵珂:十可虑奏折

网络整理 2019-06-30 最新信息

鸦片战争史上最着名的《十可虑奏》即道光二十二年二月初十日浙江巡抚刘韵珂写给道光皇帝的密折——《慈溪失利事势深可危虑密折》。

作为巡抚,刘韵珂虽然名义上是浙江战区的最高军政长官,但实际上却是当不了家的。因为在他之上,还有三位钦差(伊里布、裕谦、耆英)、一位将军(奕经)。然而,刘韵珂却并不因此袖手旁观,相反他积极主动地做了很多工作,又决不居功,因而颇得皇帝和长官的喜欢。

刘韵珂没有后台没有背景,随时都可能因为“出言不逊”而被拿掉。更重要的是,他和颜伯焘一样,曾是铁杆的“主剿派”,而且曾为浙江防务殚精竭虑。要他主张由“剿”改“抚”,不要说别人,他自己就通不过。

然而不可收拾的战局使刘韵珂再也不敢心存幻想。定海、镇海、宁波接连失陷,葛云飞(定海)、王锡朋(寿春)、郑国鸿(处州)三镇总兵相继战死,钦差大臣裕谦兵败自杀,这一连串的噩耗犹如晴天霹雳,打得刘韵珂大惊失色,目瞪口呆。他想不明白,如果连定海、镇海这样的防御工事都挡不住“英夷”的凌厉攻势,裕谦、三总兵这样的忠臣良将都压不住“逆贼”的嚣张气焰,那么我们还能指望什么?尤其是,当所谓“扬威将军”奕经兵败浙东、仓皇出逃、夜奔杭州时,刘韵珂的热情降到了零度,头脑也清醒起来。出于忧国,也出于忧民,他决定上书朝廷,调整政策。

刘韵珂的“十可虑”,是整个战争期间少有的能面对现实条分缕析的文件。是鸦片战争中唯一的一件向皇上真实反映战争情况和严峻形势的奏折,动摇了朝廷主战的决心,与英国谈判便成为当时战争结束的主要措施。《十可虑奏》,是决定历史走向的大事件,最终中英双方在南京签约,战争结束。

他所提出的“深可焦虑”的十项,都是已经发生的事实或现实存在的隐患。

但对此,不仅他本人为之莫解,清王朝也无人可为之解。今天的历史学家在研究鸦片战争时,应当正视这些问题。

今天的论者,大都爱用“主战派”(或“抵抗派”)和“主和派”(或“投降派”)的概念,来划分清王朝的官员。就当时的情景而言,确实有主战、主和两种不同的声音,但若将某一官员具体地归置于某一阵营中去,这违背了历史的真实。

随着历史档案的解密与整理,刘韵珂的《十可虑奏》越来越受到历史学者的重视,长期以来背负的“投降派”的帽子对他和刘氏后人都是不公平的。


浙江巡抚刘韵珂跪奏:

为大兵在慈溪失利,事势深可危虑,谨将实在情形,由驿恭折密奏,仰祈圣鉴事……

查,此次调集之各省兵勇,两遭挫动,锐气全消。即防守他处,未经接仗之兵,亦皆闻败中馁,若复欲鼓而用之,其势必难再振,所焦虑者一也。

现在各兵既难深持,似宜另调,然西北各省距浙穹远,非四五月之后不能到齐,该逆骄纵已极,未必如前此之伏而不动,事等燃眉,岂能远待于四五月以后?况各省额兵类皆强弱参半。既如,浙省初次所调之寿春兵,极为精勇,及第二次复行调派,其膂力材技与初次迥不相同。他省情形,谅亦如是,是即续行填调,亦恐无济于用。臣所焦虑者二也。

该逆火器之精,不独大炮一项,其火箭火弹,亦无不猛烈异常,无可抵御。我兵以血肉之躯,安能抵此毒焰?临阵之际,该逆先在远处施放火器,我兵但有数十百人被其所伤,则余众自然瓦解。虽有技勇,亦无所施。臣所焦虑者三也。

论者本谓该逆不长陆战,而两年之中该逆略地攻城,皆在陆路,且能爬越山岭,有汉奸为之导引,各处蹊径较我兵反为熟悉。其阴谋诡计,复在在出我所备至外,使我万难防闲。臣所焦虑者四也。

水战尤为该夷之所习,我欲制其死命,必当筹海洋制胜之策。若仅攻之于陆路,无论现在师徒扰败,未能取胜。即使日后幸获胜仗,而该逆登舟遁去,我既无精炼之舟师,又无坚大之战舰,只能望洋兴叹。逆焰未息,后患无穷,臣所焦虑者五也。

该逆前此在定海半载有余,兹在宁波等处又经数月,以小信小惠邀结人心。在大家巨室自不致为所诱,至无赖之徒,则皆被该逆勾充汉奸,乐为尽力。即有不甘从逆之人,亦因该逆并未凌虐,彼此相安。转以大兵进剿,先在宁波,慈溪一带屯扎兵勇,现被该逆侦知,将兵勇曾经住歇之房屋悉用炮火击毁。各民人因急公好义,横罹摧残。此后人皆畏祸,孰肯用命?迟之又久,恐为该逆之耳目者,将不独在汉奸。臣所焦虑者六也。

大兵屡败,敌骄我馁,不唯攻剿綦难,防守亦极为不易,恐该逆所到之处,无复完成。而乍浦为江浙咽喉,省城为根本重地,尤为重要。现在,乍浦随驻有兵勇六千余名,然本省之兵与闽省之勇,本不足恃,陕甘等处兵勇为数又属无多,设被该逆豕突,恐难堵御。至省城距尖山一百余里,道路绵长,兵勇之数转不如乍浦之众。议者以尖山口内水浅沙淤,恃以无恐,不知该逆之杉船到处可达,原不论水势之深浅。况且下春潮日长,水渐充盈,不特杉板船亦可驶入。此际,人情震动,士气不扬,虽经督臣率文武竭力镇抚,而风鹤皆惊,迥非复从前之安帖。倘有逆船数只突然内窜,必致全城鼎沸,不战自溃。且臣闻近来无业游民,希图抢掠,有不以该逆之内犯为可惧,而以该逆之内犯为可喜者。绍兴、嘉兴等府比比皆然,即省中亦复不免。人心如此,又安望共谋保卫。臣所焦虑者,七也。

浙省十年秋成固属歉薄,然未经成灾之处仍属有收。乃有漕各属,收纳漕粮,业已数月,多未完竣,且有收不及半之处,实为从来所未有。此皆由逆氛不靖,花户人等半已流离,半怀观望,遂致输纳不前,追呼罔应。今大兵又复失利,催征更属为难,体察情形实难免于贻误,而地丁南米之不能催纳,更可类推。且乍浦有警,则江省苏松二府亦难免震惊,不特收粮多有掣制,并恐船行不无阻滞。臣所焦虑者,八也。

去冬,杭州、湖州、绍兴等府所属各县,匪徒聚众抢掠,势甚鸱张。虽有十一月猝被雪灾而起,实则因该逆滋事,各匪明知地方官不能兼顾,故遂藐视逞凶。经臣万委文武多方弹压,威惠兼施,甫就解散。首要各犯,尚未尽弋获,当此人心震扰之时,难保不潜相煸惑,散而复聚。况上年雪灾之后,春花多未布种。现存米麦蔬菜,价日增昂,小民度日维艰。

即使前此各奸民未能复集,安保此外不另有不逞之徒乘机而起。臣所焦虑者,九也。

自该逆犯顺以来,沿海七省也在在吃重。该逆屡有至天津、上海滋扰之谣,难保其不果窜突。

在各将军督抚,臣思患预防,自已尽臻严密。然以浙省之前后覆辙推之,臣不敢谓他省竟尔无虞。设令再有失事,实属大亏国体。且,就令该逆不复他扰,而浙者一日不能罢兵,他省即一日不能驰备。计,七省一月之防费为数甚巨,防无已时,即费难数计,糜饷劳师,伊胡底?臣所焦虑者,十也。

凡此十端,皆属必然之患,亦皆属莫解之忧,若不早为筹划,则国家之事岂容屡误。臣病躯楮柱,心急如焚,寝食俱废,辗转思维,并无良策。将军(指奕经)现赴海宁州查勘海口形势,参赞大臣文蔚留驻绍兴府城,调度前路防守事宜。究竟此后应作何筹办,将军等似亦尚无定见。臣渥被生成,若不将实在情形直陈于圣主之前,设日后省垣不守,臣虽粉身碎骨,亦属罪人。

伏乞皇上俯念浙省事在危急,独操乾断,敕令将军等随机应变,妥协办理。

俾浙省危而复安,即天下亦胥受其福。

道光二十二年二月初十日


刘韵珂:十可虑奏折


本文作者:云谱文化(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07865689002082824/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Tags:道光 ? 裕谦 ? 宁波 ? 浙江省 ? 慈溪 ? 我在宫里做厨师 ? 清朝 ? 二十二 ? 绍兴 ? 杭州 ? 嘉兴 ? 耆英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